追蹤
狼狼是笨蛋,所以用不著想事情★
關於部落格
在別的地方都會看到雷,只好躲在自己的世界。
  • 108396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異夢錄】

 



在某個路口旁的警局吧,還是哪裡的。
總之,大家在看著電視。
新聞報導了一則駭人聽聞的訊息。
(在夢裡很駭人這樣)
 
 
 
一名國小男童被人性侵殺害的新聞。
 
 
 
兇嫌最近被監視器拍到的畫面,離我們很近。
所以局裡緊急找了一組人馬要去緝拿犯人,然後我們先調查了手頭上的線索。
 
 
其中一個物證是兇手犯案時,被附近的監視器拍到的畫面。

因為我也是被編入的人員之一,所以我也要看那個影片。
 
 
 
簡述>>
兇手用黑色大型塑膠袋蓋住被害人然後打暈。
拖行到歇業中所以沒人在店家行兇。
MD有夠簡>>
 
因為太可怕了。
所以夢裡的我在最(嗶)的部份出現時,我將視線移到旁邊的同伴身上。
同伴的表情震驚到有點扭曲。(天曉得他看到沙毀
 
 
最後聽大家的結論就是『兇嫌的手法很殘忍之類的。』
 
 
 
接著要去犯人最後被發現的位置調查。
不知道為什麼ωω也是人員之一。
 
有收到消息表示那個犯人其實不是第一次犯案,而且有殺害因別的案子要逮捕他的警員過。
 
 
會襲警耶,慘慘的。
而且是會去襲警,不是在抓到之後才起衝突的。
 
嘖嘖為了逃罪就繼續犯罪,不可取。
 
 
 
 
 
所以大伙都很警戒。
 
而且我們有配槍喔ww(開心尛
 
 
 
 
然後不曉得為什麼在路上遇到我爸= =
所以我們這隊人馬就決定要先回去吃飯((尛啊
 
 
 
回去要找東西吃之前還遇到我媽是哪招=  _=
 
 
 
不過還是一路很謹慎的回去
 
 
 
總之回到可能是局裡還是哪裡(管他的)
 
 
房間架構如圖(居然記得)
 
 
英文是房間
F是個可以煮東西的地方,不是房間
G是個很大的椅子
 
數字是門
 
 
 
 
D的房間好像只是個有流理台的,然後兩扇門
一扇通C的走道,一扇通E房間。
同伴之一在F那準備吃的
ωω和另一個同伴在D房裡不知在整理什麼
 
 
然後我就突然覺得毛毛的(毛尛
反正就是擔心那個兇嫌會闖入(怕尛啊我們有槍
 
所以我就把3號門鎖起來,所以要進來的入口就限制在4號門
 
我跟ω和另一個說『這個鎖不要開,我去守出口。』
 
另一個人笑著回我說「沒問題。」
 
 
 
寫到這我發現我少說一件事,就是兇手是男的,我們這群都是女的....
 
 
 
 
 
所以我就去坐在G位置的椅子上,然後整理我的配槍。
 
 
過了幾秒我聽到疑似3號門被打開,然後我盯著的4號門有人試著開門的聲音。
(5號門是關著的)
我大概猜的到是誰想嚇人,但是確保安全起見我還是雙手端起槍,表情嚴肅的瞪著門。
其實我有點想不管開門的是誰,都直接給他一槍。(別
 
 
 
「哇!!!」果然是我猜的那個同伴故意來鬧。
 
『那個門你就這樣給我開了喔?我不是說要鎖起來嗎?』
 
「不會有事的啦。」那個人還是笑著這樣說。
 
 
就在話才剛說完,D房傳出3號門被撞開,接著是ω掙扎低泣的聲音。
然後是碰撞聲,有重物被摔在地上拖行的聲音,其中夾雜著ω發出的聽起來就是很痛的聲音。
 
 
 
在前面沒提到,影片中被殺的小男孩也有發出類似感覺的聲音。
 
 
 
 
 
 
沒有打開5號門,我直接就握緊槍撞開同伴就從4號門衝出去。
 
一踏上走道,就看到有個男的拖著麻袋還是布袋裝著的ω往2號門走去。
那給我很像在看冷血連續殺人魔在拖屍體的畫面
不過ω還活著,因為她還在嗚嗚咽咽的。
 
 
 
 
他走過2號門(本來就沒關),走向1號門。
然後他推開1號門,那是個紗窗門。
 
 
然後我用了一個現在想起來就想笑的動作握槍,一描準那個人我就扣扳機。
 
 
↓就是這個動作。
其實我覺得夢裡的我好帥(ㄎ
 
 
 
『反正那個犯人整個就很不怕死要逃還不會用人質擋一下,所以我一定隨便打都中。』
夢裡的我扣扳機時是這樣想的
 
 
 
我看見在紗窗後的目標右肩中彈,可是仍然不止步,我只好快步追上去。
 
 
 
 
 
說實在的,看到他這樣拖行ωω,其實我壓根就不打算留他活口了。
 
 
 
 
 
我追著他一直到A房,A房其實算是開放空間不是房間了。
 
然後對著他的背又補一槍,我忘了這槍打中哪了,反正讓他放開ωω轉身朝我走來了。
看到ωω很狼狽的掙脫袋子,我稍微放心。
 
接著我就發現,單挑那個犯人其實讓我很緊張。
 
 
 
 
 
我沒有看清他的臉,不過他的臉是我的槍靶目標。
 
他一轉過來我就想著『好耶!你要自己走過來吃子彈嗎!?』
其實他每踏近一步,我心裡就會驚慌一下。


不過現在想起來我有點搞不懂那是緊張還是亢奮....可以直接爆掉他的頭耶(尛臉啊 


 
 
不過我覺得還是快點開槍讓他死好了。
所以又用著何瑞修的招牌握槍姿勢描準他的臉,連扣了2次扳機。
 
 
顯然他2下子彈都穩穩吃下了,因為我看到他的腳步停止向前。
 
他的右手伸向我,好像想抓住什麼,好像還不想死。
 
 
 
但是我知道他死定了。
 
 
 
我看到他面向下,倒地不動。
 
鬆了口氣。
 
 
 
 
 
 
 
然後我就醒了。








這整個夢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何瑞修的招牌動作轟掉別人腦袋的自己

這樣的自己真的沒問題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