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狼狼是笨蛋,所以用不著想事情★
關於部落格
在別的地方都會看到雷,只好躲在自己的世界。
  • 108396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意義無》下輩子的諾言*+.°

 

 
顫抖著。
 
一隻手顫抖著。
 
那隻手顫著,爬過地面。
然後高舉,向著前方。
 
暗紅色的液體因它的顫動,拋離落下,在白透的地磚上,摔出小花。
 
 
 
並不是要支撐起它的主人。
 
 
無力的抓握動作,掙扎著,想要更往前方遞去。
 
 
 
 
 
 
那模糊的前方。
 
一個在沉睡的女孩。
似乎是那隻手的目的地。
 
 
 
 
 
蒼蒼的銀髮,披散浸溽在一大片暗色中。
那暗色像鏡面一樣,裡頭倒映著由黑影拼成的世界。
 
髮絲隨著主人的緩緩移動,漸漸附上那黑鏡中的墨。
 
 
 
白加黑的結果,是紅。
 
 
 
 
 
 
桃紅的瞳孔下滴著的是和地上的紅墨一樣的。
 
是血?
 
是淚?
 
是不甘心?
 
是絕望?
 
 
 
 
是還沒斷的思念。
 
 
 
 
 
滑過灰黑的面頰,在地上的黑鏡中驚出一環環的波紋。
黑線構成的自己,顫動。
 
 
 
再次試著將手遞往那個無法觸及的願望。
 
 
 
 
 
「還真是不放棄啊?」摻著邪惡笑意的嗓音。
 
 
 
 
『..我....我早就放棄了....呃啊....』一陣痙攣,汙血自口鼻滲出。
匍匐在血地的身軀,因為大口喘氣而動著。
 
他吃力的挪動頭,讓視線對上那看不出喜怒的紫色雙眼。
 
 
『只是........只想.....我只想.....好好的..跟莎莎...道別...』
暗淡的雙眼移回在前方不遠處沉睡的少女。
 
 
 
 
 
 
伸出去的手,感覺不到的一切。
 
 
漸離漸遠的一切。
 
 
 
 
 
「不可以。」
 
 
 
 
 
冰冷的語氣令他身子一震,伸遠的手前方地面陷入一把金屬魔杖。
杖身反射著冷漠的嘲笑光芒。
 
 
深深的吐氣,閉上雙眼,眨掉眼角的淚與血。
然後看著光滑的魔杖中映著的自己。
 
 
 
 
"碰喀。"
 
被聲音驚嚇,反射性的看過去---
 
 
 
雜亂的混血毛髮,蒙上一層灰的棕色眼珠,被扭曲的肢體。
一顆頭,一段身體。
 
長長的尖耳朵,黝黑的皮膚,突出傷口的斷骨,嘴角的血絲。
 
 
 
 
「怎麼這麼久?」
 
「她很難纏。」倚著紫眸的腿坐下,顱上的狼耳染著深紅。
反手將刀立入地面,他徑自舔舐黑爪上的血跡,像狩獵完在整理毛皮的狼一樣。
 
 
「難纏個頭,我不是說不留全屍的嗎?」膝蓋頂了一下靠著的狼腦。
 
 
「有啊,我不是把它分成頭跟身體了?」蹭了蹭那條腿。
 
 
「大白痴!我不是教過你『不留全屍』指的是把它變成肉泥嗎!」
蹭到一半被吼到縮回去。
 
 
「可...可是.....那樣很花時間......嗷嗚...」狼耳垂垂搖搖。
 
 
「也是。」伸手撫弄了那對狼耳表示接受這個理由。
 
 
 
 
 
看著地上的歪曲肉塊,沒有血色的雙唇顫著開啟。
『妳...........妳不會這樣對...對莎莎吧?』
 
 
 
「當然不...」
「很難說喔咪。」
 
 
被打斷話的綠髮女子面露詫異地看著正讓棕髮男子梳理著白髮的、提著鞭子的女孩。
 
 
「還真是.....一點希望都不給人的啊,哼哼哼....」
撥弄著弦,把龐大卻冰冷許久的維克多手臂當作座椅。
手臂原來的所有者被分成七大塊,靜靜地躺在四周。
 
 
 
 
『不准對莎莎出手!』
 
 
 
 
撇了一眼浸在血中卻怒氣騰騰的人,撥開散在肩上的兩條馬尾,她似笑非笑的眨眨眼。
 
 
 
 
 
「還想守護什麼嗎?」
 
 
 
 
 
撥開額前的米色瀏海,海青色的眼睛瞪向他。
 
「你想守護的東西,就讓我來奪去吧!」他甩起高過自己的合金火砲對準身後的沉睡少女。
 
 
 
 
 
地上的人一聲低吼就衝過來。
 
 
 
「我就知道你還有力氣動。」一個殘忍的笑,緊握手中的巨銃,瞄準了衝來的人就往腦門砸下去。
 
 
 
徒剩保護她的想法,只靠著精神力撐起的步伐,早就沒有多餘的力氣去閃避這充滿恨意的一擊。
 
面朝下的喀在地上,網狀的碎裂刻痕漸漸填滿紅線。
他的視線一陣白,隨後閃過一片黑暗,緊接著是頭頂的劇痛,和臉的刺痛。
 
灰黑的面頰擦出了整片鮮紅。
暈眩嘔心感自腹心湧起。
 
 
 
 
「這就是被自己的父親一再擊退時的那種不得不退卻的絕望,你體會到了嗎?」
輕鬆把武器甩到背後。
 
「就算我該守護哈梅爾,但是不得不後退,還是被自己的父親逼成這樣的下場。」
 
 
 
「........受你們魔族控制的父親。」
 
 
 
 
 
「白色巨神很強嗎?」她問。
 
「聽說很強。」
 
「嗯,聽說。」
 
 
 
 
 
「我爸一個人就能擊退眾多魔族的。」
 
 
 
 
 
「我們隊裡有誰不能的?」
 
「班得斯!」
 
「雷狼咪!」
「屁啦!」
 
「班叔是寵物不算啦,雷狼+1。」
 
「你們好壞喔,雷狼+2。」
 
 
 
 
「你們這些個混蛋,喀嗶...」淚目。
 
 
 
 
 
 
「反正我爸爸很強啦不要用你們的標準去看行不行!」他回頭。
 
 
「好吧。」她聳聳肩。
 
 
 
 
 
「所以這傢伙要怎麼處置?」砲口對著被打趴下的人。
 
 
「這個嘛....」她眨眨紫色的雙眼「一個人活著,一個人死去,都是很痛苦的吧....」
 
 
 
 
 
 
 
「就讓他看著那個女孩死去,然後放他活著吧。」
 
 
 
 
 
 
 
「喔,好殘忍喔呵呵。」
 
「咪喜歡。」
 
「憎恨的鎖鏈將會隨血的詩歌延續下去。」
 
「耶,那哈梅爾城的委託怎辦?」
 
 
 
 
空氣停頓了三秒鐘。
 
 
 
「把她殺了之後再去屠城。」
 
「喂!妳太超過了!那可是我的故鄉啊!」
 
「你很環喔,小心連你一起屠。」
 
「不是吧!」
 
 
 
 
 
 
 
 
『拜..託...........拜託...不要傷害莎莎.......』用盡全身的力氣,擠出來的一句話。
 
 
 
 
「你說不要就不要嗎?」
 
 
『拜....託...求...咳咳!咳!莎莎...咳!』
無神的雙眼只想找到那個安穩躺著的女孩,就算視線漸漸模糊。
 
 
 
 
 
 
 
 
 
 
 
 
收起笑,那不見底的闇色紫眸注視著。
「你希望她活著嗎?」
 
 
『莎..莎.....』
 
 
「你希望她『孤單一個人』的活著嗎?」
 
她踏往仍靜眠在空中的少女,目光停在那被飄動髮絲拂過的臉龐。
突然一頓,沉默的望著。
 
 
 
『拜...託..』呼吸的起伏漸漸變小。
 
 
 
 
 
 
 
 
 
 
 
「為他們倆唱首歌吧。」她轉身離去。
 
抹去臉上的血漬,倒三角的面紋顯現出來,抽起斜立地面的刀一甩就跟著走掉。
 
一陣綠光扎眼,巨大的翠弓化作花瓣消失。
 
對身旁的人伸出雙臂,微笑。
右眼的十字疤稍稍皺了一下,抱起。
 
米色的長髮左右甩動,露出現在是什麼情況的表情,提著白身火砲慌張跟上。
 
 
 
 
還坐在那隻手臂上。
 
「好的,這是為你和她所獻上的曲子,」抓著弦劍,火紅的髮飄動「葬咒樂曲---聲誦.絕望之歌。」
他輕輕拉動一條弦。
 
 
 
 
 
地上的人的就像時間停止流動的那般。
染血的銀髮停止晃動,他的表情停在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
透明的水順著臉擦出了乾淨的淚痕。
 
 
 
 
 
靜靜的,沒了氣息。
 
 
靜靜的,癱軟的身軀被抱起。
 
 
靜靜的,他半開的雙眼在他所掛念的她身旁被閤上。
 
 
 
 
 
 
 
 
 
 
 
 
 
「不把巫女帶回去嗎?」
 
「不了,死了的人帶回去也沒用吧。」
 
「死了?」
 
「你剛沒聽見嗎?月喵的樂章都是『葬咒樂曲』啊,看這字也看的出來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
 
「你這個笨澄澄啊咪,愛喵讓他們去另一個世界『永遠在一起』了啊。」
 
「看不出愛喵人這麼浪漫。」
 
「班得斯你小心被送去另一個世界。」
 
「所以哈梅爾城的委託就不能完成囉。」
 
 
「我有哪次是想完成委託而做事的?」
 
「沒半次。」
 
 
 
「可、可是,為什麼?」
 
「因為我覺得這樣做是對的。」
 
 
 
 
「好、好蠻橫!萬一女巫不想死呢?」
 
「笨澄,閉嘴。」
 
手一揮,雄偉的建築瞬間沒入火堆裡。
 
 
 
 
 
 
如果今生有宿命這道厚牆阻擋的話,我們就來世再尋找新的相遇吧。
 
如果一定要你的雙手染血才能相守,我們只要沾上彼此的血就夠了。
 
 
 
 
 
-完-
 
這文是在沉重個P。


其實這篇一開始的結局是伯爵沒死
不過我實在是很想讓月喵唱首歌(喂
加上我覺得死了畫面比較好,也比較好作解釋
所以他就掛勒,還帶著莎莎陪葬(尛

 
★★★這種殉情似的感情觀不可取

人生短,別被什麼給綁住了
伯爵是魔族←

請大家要愛惜生命★★★




【以下只是看到官漫想到的,也是無關劇情】




「!」
「維克多,什麼事?」

「主人,他們來了,朝著神殿的方向。」

「嗯....你是說那幾個小卒?」

「似乎...『白色巨神』的兒子也是其中之一....」

「真是有趣,要來就儘管來吧...」
「想要殺戮?我在這裡....隨時奉陪。」
「維克多,藥就拿去吧...」

「遵命,伯爵不曾失敗的...」






聽到囉,咪♥』

「是誰?」

『嘻嘻嘻嘻愛喵,他說我們是小卒呢....』

『哼哼,所以我們來吃了不是嗎?』

『其實我們精靈一族不喜歡傷害別人的.....』
『可是伯爵都特地在等我們了,不來廝殺一番怎麼對的起您的美意呢?』

『早知道前面不要用太多大暴雨的,都沒有活口來通報伯爵一下。』

「你、你們是..」

『唷★伯爵您好啊,初次見面,我想你應該從我父親那聽過我的存在。』





『因為您剛剛說「要來就儘管來吧」,所以......』




『我們來(殺你)了。』








伯爵「

謝謝收看(伯爵: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